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商用冷柜 > 我的母亲放弃了在城市优越的生活环境

我的母亲放弃了在城市优越的生活环境

时间:2017-08-20 19:11
 
  六十天前的今天,我的父亲,那个尚未退休,一坐在家中就遥望北方,一遥望就满眼泪水的男人,经不起思母心切,不管不顾的抛下了他
 
的妻子,拒绝了膝下孙女外甥的天真可爱,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归乡的征程。家中卧床的老母亲,成
 
了萦绕在他心头一个挥之不去的梦境。
  
  ”我不想在我的有生之年,留下什么遗憾。哪怕伺候我妈一天,我的心愿也就了结了。再苦,我也心甘情愿!”在送别的车上,父亲对他
 
的儿子,我,噙着泪滴说到。
  
  “别的不用多想,妈妈这里有我照顾。你安心回去侍奉奶奶吧。记的,乡村的生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。你要做好吃苦的打算”,我冷静
 
的望着眼前鬓角斑白的父亲,说到。
  
  “老子是从农村出来的,老子什么苦没有吃过!”听了我的话之后,父亲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。语调不自然的提高了。
  
  “你路上带好随身的物品,注意自己的身体,中午的时候记的按时吃药。水和药我都放到你那个小包里了。”望着不满的父亲,我讨好似
 
地讪讪说到。
  
  “知道了!!!”怒气未消的父亲,将头扭到一侧,不再看我。
  
  长途汽车缓缓的驶离了车站,载着父亲,一路向北而去。
  
  “你终究是一只已经被城市化的狼。定格在你脑海里的美好景象,不过是你年轻时从乡下走出时,那个温暖的小村庄,和你那个中年的娘
 
,而今,你经过城市四十年的洗礼,你早已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村庄也换了模样,而你的娘,早已是沧桑爬满脸上。。。。”望着远
 
去的车影,我独自呢喃到。
  
  六十天后的今天,我同样怀揣着父亲当初回乡时的心情,带着母亲,带着我的小女,毅然踏上了回乡的旅程。
  
  当车子急行在高速路上的时候,那颗思乡的心,亦步亦趋,同步行驶。
  
  近了,一下雁门关,我的心就突突的跳跃了起来。。。
  
  近了,从山阴下了高速,眼前的乡村公路,那道路两旁的白杨树。。。
  
  近了,我的眼睛,看到了“浑源”的界碑,和北岳恒山欢迎你的巨大广告牌。。。
  
  近了,当车子缓缓从那个标示着“涧村”牌子的公路拐向村中小路的时候,那些坐在村中街道两边,圪蹴在墙根晒太阳的老者,坐在自家
 
院门下做针线的妇女,和那些奔跑嘻戏的孩子们,都注视着滑行而过的车子。坐在车子中的我,透过车窗玻璃,静静的环顾着这周围的一切,
 
一切是那么的熟悉,却又是那么的陌生,陌生的让我突然想到了那个时常只能在梦境中出现的情景。。。
  
  车子通过村子的中央,通过了众多注目的人群,通过了那条小巷,静静的,停泊在了奶奶家的院门外。
  
  打开车门,我走了下去。踏着脚下的那片黄土地,我无意识的仰起了头。
  
  天是那么的蓝,几只雏燕当空掠过,尾随着,飞到了奶奶家的杏树上,燕语呢喃中,整个院子里生机无限。
  
  早已从车中跃下的女儿馨瑜,推开了那扇大门,放眼望去,父亲赤裸着膀子,在院中央的那棵杏树底下坐着。我看不清楚父亲的脸庞,但
 
是我又那么清晰的看到了父亲鬓角的白发。。。
  
  “爷爷,爷爷,我们回来看您了。。。”馨瑜一路小跑往院子中跑去。
  
  “慢点慢点,我的馨瑜宝贝,慢点跑",父亲依旧坐在院子中央,微笑着呵护着我的女儿。
  
  那一刻,我的脑海里掠过一个人,一个镜头。
  
  那一刻,奔跑的馨瑜在我眼中成了蓝齐儿,而父亲,却成了那个翘首而盼的康熙。
  
  走过了长长的院子,我来到了父亲的身边。我与随行的母亲,一同又回到了这个院子里,母亲责备父亲不起身护住女儿,而我知道,父亲
 
的腿脚肯定又不利索。只是在日常的电话问候中,他不肯提及。
  
  “爷爷,我想你了,你想馨瑜了吗?”女儿不失时机的插嘴问到。
  
  “想了想了,爷爷想你了,爷爷。。。。。想你们了。。。”父亲的声音一下哽咽了。。。
  
  此时此刻,我再也忍不住我的情感,我不想压抑我的泪水,一个转身,我提着包裹走进了西屋,爬在床上,放声大哭。。。。。。
  
点击:
上一篇:整整二十天的回乡假期我却用生命在丈量每一天。 下一篇:如梦如幻又那么真实的呈现在面前